八月流火你桐哥

快乐桐月八在线撩鬼

【一堆预告】我回来还债了

大概都是些接下来准备开的坑(和之前那个文手绝体绝命挑战热度破百后答应写的短篇)

CP很杂,看TAG

有佣杰,裘杰,杰奥(杰侦)


[杰奥]病枝(之前那个文手绝体绝命挑战热度破百后答应写的短篇)

*非同寻常的花吐症,普通的花吐症已经无法满足我了。想起之前在微博上看到的,患者因得不到所爱之人的爱,心房中长出花藤,顺着血管,肌肤生长,逐渐入驻大脑,在体内开花,一部分从口中吐出,令人痛不欲生。唯一的医治方法是一种药物,服下后病症消失,随着一起消失的还有对那个人的爱意和记忆,只有在抚摸自己胸口的树枝状伤疤时才能若有所思。


奥尔菲斯最近总觉得身体有种陌生奇怪的感觉。

每当周围安静下来的时候,他总是感到胸口有双重的跳动声:附加在原本沉稳平和的心跳声上的一阵微弱却也能察觉到的声响。像是某种古老的藤作物,缠绕在他的心脉上,随之一起跳动。

伴随而来的是每日喉管深处的刺痛,时而传出极轻的沙沙声,仿佛新枝抽芽般。

起先他以为这只是酗酒,宿醉而引起的身体不适,直到某天他毫无征兆地剧烈咳嗽起来,随后他愣愣地立在原地,看向手心里刚刚吐出的物体。

几瓣不知名的白花,柔软轻盈,末端却沾满了血液。

刹那之间一种无言的恐惧蔓延到了心中。

左手无意识地伸向了领口,将钮扣一颗一颗解开;衬衫褪下的那一刻,他睁大了双眼,手指轻微地颤抖起来。

原本白皙光滑的胸口纵横交错着条条狰狞的青绿,他发誓这绝对不会使自己的脉络——仿佛深深印刻在肌理中的藤状物上还盘着零星小巧的叶片,无风自动地在皮肉中微微摆动。这个情景让他大脑一阵轰鸣,整个人都没了力气。


[佣杰]紫罗兰与玫瑰盛宴(还是之前那个文手绝体绝命挑战热度破百后答应写的短篇)

*年龄操作,两个小孩子的相识过程有,文与题目基本没啥关系,不是雇佣兵的军官长子奈布x多病早逝的贵族少爷杰克设定。

伦敦的雨天颇有些令人厌烦,不大不小的水珠滴落在衣物上,起先并不在意,但随后便发现布料已湿得透彻,不由让人心中懊恼。

奈布戴上了他的兜帽,指尖擦过了刚刚弄伤的嘴角,突如其来的钝痛让他倒抽了一口凉气。棕发的男孩儿苦恼地看着手指上斑斑驳驳的血迹,前方响起了男人不耐烦的声音。

“快点奈布,别磨磨唧唧跟个娘们儿似的。今天你状态很不对,十发子弹打偏了一半,我很不满意。”

男人絮絮叨叨着,扛着枪逐渐走远;奈布努力想跟上他的步伐,却因为刚刚训练完而发软的腿脚而无能为力。他吸吸鼻子,感到一股热流又从嘴角的裂口流了出来。

身后传来了玻璃窗被敲打的声音,奈布回过头去,一个瘦弱苍白的少年撑着木框。乌黑柔软的略长头发搭在肩上,用玫瑰红的缎带扎成了短短的一撮;白皙的肤色衬得眼角泪痣尤为醒目,红玛瑙般清澈晶亮的眸子正看着他。

“你的嘴角受伤了。”少年轻声说,”血都流到脖子上了,进来吧,我帮你包扎一下。“

他的身影从窗边消失了,不出片刻,那户奢华人家的大门便悄然开启。




[裘杰]I want your love (双性转)

*暂时没想好是糖还是刀

*马戏团哭泣小丑女裘克x贵族小姐杰克

她站在高高的铁索上,笔直修长的漂亮双腿因为紧张和恐惧而微微发颤。

这是她第一次站上这个表演台,容不得出半点差错。

裘克深吸一口气,短短的柔软红发垂在脸侧,脸上夸张的油彩让她感到不适。她舒展开优美的身姿,白皙纤长的手臂上套着红绿相间的臂套,葱白的手指紧握着两截马戏棍,小巧的足尖准确地踩在铁索的一个又一个交汇点。

马戏团为了让她一场成名也是下了狠功夫。裘克的身材在同龄少女中显得无比出色,稍加装点便令人惊艳。就像她现在正穿的,雪白的紧身吊带衫,鲜红色的马甲,黑色的皮制短裤和长及大腿的红白丝袜。她颇有些恶趣味地想到,或许台下炙热的目光,都奔着她丰满的胸口和挺翘的臀部而来。

快要到达对面的铁索另一头时,她没由来的一阵心慌;手指紧握住马戏棍,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她忽然感到一阵踉跄,左手的马戏棍脱离了掌控,身体的平衡被瞬间打破。她尖叫一声,整个人都从铁索上摔了下去。

完了,她想。

右腿着地时的瞬间,那铺天盖地而来的剧痛让她惨叫出声;她颤抖着捂住错位的腿骨,被蹭破的皮肤开始渗出鲜血。

观众都笑了起来,或许是以为她演得太过逼真而被逗笑;裘克紧咬着下唇,大颗大颗的眼泪从脸上滑落,但配上那浓重的油彩只让人们笑得更加欢乐。

一只白皙柔软的手伸了过来,随后响起了一个清冽的声音:

”你还好吗?“

坚持了许久的泪腺在一瞬间彻底崩溃,裘克捂住彻底妆花了的脸,低声哭泣起来。

”很疼对吗?“那声音担忧起来,裘克感到她被打横抱了起来;对方是个纤瘦的黑发少女,衣着奢贵,似乎还有点不习惯怀中的重量。

”别乱动,我带你去黛尔小姐那儿,再晚点你的腿可能就有危险了。“


[佣杰]go on

*是芝麻点的佣杰事后!然而我硬是让他们又来了一发。

浴室的门没有关严,潮湿阴冷的水汽溢出门缝,逐渐融进了卧室。

年轻的雇佣兵打了个哈欠,眨了眨酸涩的眼皮,转身抱住一旁还裹着被子的男人;右手一把拉下他的浴袍,左手自然地伸进了衣摆,摸上了手感极佳的腰侧。

”嘶......别闹。“男人小声抱怨了一句,想把他的手从腰上拽下去。

”别这样嘛杰克。“奈布一个翻身压住他,在白皙的脖颈上小小地咬了一口,留下一个浅浅的红印。

”你还没折腾够?“杰克困倦地侧躺在床边,抬手揉了揉还未干透的长发。澡后湿润的水汽依附在二人体表,又渐渐被体温烘干,让呼出的气息也变得燥热起来。

奈布不依不饶地蹭到了他胸前;他可以感受到青年温热的鼻息喷吐在自己的锁骨上,那片白皙的肌肤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浮现出了一片薄薄的红晕。






评论(12)

热度(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