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流火

饥渴桐某在线自杀

【东天】 无言


#终于我也吃了东天(。)

#不知道写的是什么东西

他觉得自己不似真实。

他双手拢在长袖中,肩上裹了一圈雪狐皮草,一簇簇毛扎着他的下颚。他跪坐在地,面前男子伏在案上提笔写着什么,一旁灯罩中红烛燃烧正旺。

男子的五官他无甚印象,唯有一头红发耀眼如火焰一般灼着他的眼。男子沙沙动着笔,突然抬眼看了他一眼,随即又低下头去。

他站了起来,缓步走过去,从木柜中取出一块墨,沾了水,撩起右臂的衣袖,动作轻缓地磨了起来。

他惊讶于自己的行为,好似顺理成章,又好似做过千百遍般,竟是行云流水不有半分拖泥带水。男子蘸了蘸墨汁,饱满的笔尖在宣纸上勾出一个漂亮的笔花。男子叹了一口气。

“这么多年,还是你磨的墨最合我意啊。”

他垂下眼帘。

视线里红袍下摆摇曳着越靠越近,浸透了淡淡药香的手撩起他垂在脸两侧的长发;男子的脸依旧不为他所忆起,仅有一双剔透如红玉石的眼如此清晰。

有带着些许冰凉的唇瓣轻轻啄着他的面颊,小心翼翼,一点一点向下,粉色的舌尖舔舐了一下他干涩的唇角。

“唔……?”

话刚出口他便默声,心中更是惊异。

他竟是不知要唤男子何名。

他似是遗忘了什么一般。

男子一怔,面容更是悲戚。他的袖被抚起,露出半截乍看之下还有些瘦弱的腕臂。男子指尖摩挲着上面一颗鲜红的朱砂痣,他慌忙撇开脸。

他何时有的朱砂痣?

男子忽的咳喘起来,扬起红袖掩着半张脸,两肩剧烈颤抖。他的心一抽一抽,搀起男子病弱的身子,心中迷茫更甚。

男子却是紧紧将他拥在怀中,好像怕他抽身而去一般。他鼻翼间弥漫着男子身上的淡香,心中莫名安宁下来,双手迟疑着,还是攀上了男子并不宽厚的背。

房内异香萦绕,红烛摇曳。帐缦轻飘,案上宣纸飞落。他在极尽欢愉中呻吟出声,男子俯下身,在他眉心落下一吻,灼热的鼻息倾泻在他脸颊,染上了氲红。

刹那间头脑一片清明,他望向男子的面容,他喉头滚了一下,一片热流涌上眼眶。

他开口。

“教主。”

————————————————————————

大概就是失忆天被干(?)好了的沙dio故事

他真好看

以前我:我就是退坑也不喜欢这个死傲娇!!
今天我:这套太漂亮了吧这是天使吗

tag里那个把小凤写成高健的无脑死忠粉的人你听着我真想……










躺倒

不知道是什么??其实我觉得应该是打一架吧老家伙

我已经堕落到看本动物小说,看到某匹豺腰细腿长都要激动到乱码的程度了

看到某匹狼把某豺王压在身底下活像一对久别重逢的情侣的描写我就……

又或者某豺王舌尖撩开某豺身上的毛……

?我真的无药可救


谁踏马给我开的打赏我好像没这么干过啊

当初看寻梦环游记的时候一直在思考为什么德拉库斯抢到埃克托的照片后不撕掉而是藏在胸口的兜里

还有为什么埃克托变成亡灵的时候穿的衣服和死时不一样,难道德拉库斯搞死他之后还扒了他衣服吗

我妈问我看个动画片为什么淫笑 我不是我没有